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故乡新闻

2015年11月湖南日报《那剧,那角,那些观众》中关于祁剧介绍

时间:2015-11-28 18:27:1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297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那剧,那角,那些观众10月27日晚,湖南省京剧保护传承中心创排的大型新编京剧《辛追》在浏阳市金太阳大剧院上演。(资料照片)湖南日报记者唐俊摄11月11日晚,湖南大剧院上演省杂技艺术剧院演出的杂技剧《梦之旅》。通讯员摄11月20日,长沙市人民会堂,湘潭市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选送的花...
湖南日报记者 李国斌 李婷婷

    湘剧、花鼓戏、昆曲、祁剧、汉剧……刚刚落下帷幕的第五届湖南艺术节上,31台大型剧目和18台小戏集中展演。古老的剧种,现代的题材,可谓传统韵味与时尚气息共融,艺术光辉与时代旋律共鸣。
    这些湖湘的传统剧种,生长于湖南地域乡土文化的根系上。虽然也曾暗淡、枯萎,但如今正在重新开拓生长的土壤,培育新鲜的种子,发芽、开花,给百姓大众的日常生活增添鲜艳的色彩。

       1、19种地方戏,经典剧目一箩筐
    湖南共有19种地方戏,包括传播广泛的湘剧、花鼓戏、昆曲、祁剧、汉剧、巴陵戏,还有独具地方特色的苗剧、阳戏、辰河戏、花灯戏、荆河戏、傩戏等。如同19朵艳丽之花,绽放在中国的剧坛。
    湘剧
    湘剧流行于长沙、湘潭一带。源出于明代的弋阳腔,后又吸收昆腔、皮黄等声腔,形成一个包括高腔、低牌子、昆腔、弹腔的多声腔剧种。经过长期演变,高腔和弹腔已成为湘剧艺术中的主要声腔,与民间艺术和地方语言巧妙结合,富有湖南地方特色。
    湘剧现有传统剧目682个,加上散折戏,多达1155个。新中国成立后,整理、改编、创作的剧目中,《打猎回书》、《拜月记》、《李三娘》、《金印记》等传统剧目和《山花颂》、《郭亮》、《玛丽娜一世》等现代戏影响较大。2006年,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     花鼓戏
    湖北、安徽、江西、河南、陕西等省也有花鼓戏,然而在众多名为“花鼓戏”的地方戏曲剧种中,湖南花鼓戏流传最广,影响最大。
    湖南花鼓戏源出于民歌,逐渐发展成为一旦一丑演唱的花鼓戏初级形式。一旦一丑演唱的花鼓戏——地花鼓,最迟在清嘉庆年间已经形成。
    湖南各地的花鼓戏剧目有400余出,多反映人民劳动、男女爱情和家庭矛盾,例如《刘海砍樵》、《补锅》、《天仙配》等。《刘海砍樵》为经典曲目,脍炙人口,一直为人们传唱。2008年,花鼓戏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     湘昆
    湘昆是湖南昆曲的简称。早在明万历年间,昆山腔便传入湖南,对湖南汉族戏曲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影响。至今,湖南的湘剧、祁剧、巴陵戏、辰河戏、荆河戏、武陵戏等地方大戏剧种中,还保留了不少昆腔剧目和曲牌。
    湘昆的吐字行腔以郴州官话为基础,与中州韵相结合,声调高亢,吐字有力。湘昆的唱腔中,还吸收了不少湘南民歌小调和俚俗叫卖之声,体现出相当浓郁的地方风格。在表演艺术方面,湘昆既保持了昆曲优美细腻的传统风格,又体现了豪放粗犷的地方特色。
    1960年以来,湖南昆剧团先后整理演出《白兔记》、《牡丹亭》、《玉簪记》等一批传统剧目,并创作了《腾龙江上》、《莲塘曲》、《烽火征途》等现代戏。
     祁剧
    祁剧又称祁阳班子,新中国成立后始称祁剧。祁剧的流布区域较为广泛,除湖南衡阳、永州、怀化、邵阳、郴州等地区拥有祁剧演出班社外,不少祁剧班社还到外省演出,曾一度形成“祁阳弟子遍天下”的鼎盛局面。
    祁剧源于弋阳腔,是明初传入祁阳后与地方艺术相融合,长期演变而逐渐形成的。唱腔高亢、粗犷,带有浓郁的山野气息,舞台语言统一用经过规范的祁阳官话。
    祁剧现有传统剧目总数上千,有一两百个剧目已失传。其中被祁剧艺人视为高腔之祖的《目连戏》,可以连演7天不重复,现存有124折。2008年,祁剧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     2、名伶辈出,新角涌现
    湖南的地方戏曲历史悠久,湘剧、祁剧、汉剧等均已诞生500余年,昆曲进入湖南也有近500年历史。漫长的历史过程中,产生了诸多经典剧目,名伶辈出。
    如新中国成立后,湘剧就有徐绍清、彭俐侬、左大玢、王永光等名角。湘昆班底也传承不断,培养了谢金玉、谭贵昌等一大批湘昆名角。祁剧科班众多,清末民初,李玉亮、何翠福、唐三雄等都是名重一时的艺术家,新中国成立后又有李荣祯、李泥巴、筱玉梅等名角。
    改革开放以来,文艺迎来新的春天。1983年,中国戏剧梅花奖开始评选,这是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,旨在表彰在表演艺术上取得突出成就的中青年戏剧演员。湖南省戏剧家协会主席王阳娟告诉记者,30余年来,湖南共有13人获得梅花奖。获奖者中,包括湘剧的左大玢、王永光、曹汝龙、王阳娟,湘昆的张富光、雷玲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1年,湖南省祁剧院青年演员肖笑波摘得梅花奖,年仅27岁,成为我省最年轻的梅花奖得主。
    肖笑波11岁进入邵阳市艺校开始学戏。她有美丽容颜、高挑身材和一副好嗓子。可是要演好戏曲,除了天分,勤奋更不能少。形体、身段、演唱、文化课,肖笑波每天夜以继日地学习。多年苦练之下,肖笑波唱念做打样样俱佳,四功五法无一不精;唯一的遗憾,是天生恐高。演出毕业大戏《过奈何桥》时,其中一场戏肖笑波得在一座尺把宽、近两米高的木板桥上表演翻跟斗、单脚独立等高难度动作。有恐高症的肖笑波在演出时,两眼一黑,从桥上摔了下去,从此再不敢爬高演出。
    肖笑波的师傅祁剧名角花中美在去世前把她拉到床边,对她说,演不了《过奈何桥》,总是有些遗憾,要当个好祁剧演员,不该有这样的缺陷。为了完成师傅的遗愿,肖笑波把木桥搬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子,摸索着在桥上练习,用黑暗来减少恐高带来的恐慌。经过一个月的练习,不记得从桥上摔下来多少次,肖笑波不仅练成了这出戏,还克服了恐高的毛病。
    戏曲就是在不断传承中发展。年轻新角的涌现,把湖南戏曲推向前进。除了祁剧的肖笑波,京剧的张璇、湘剧的曹威治、花鼓戏的文君等“80后”“90后”已成为各院团拔尖的人才。第五届湖南艺术节上,在京剧《辛追》中饰辛追的张璇、在花鼓戏《月塘村的菁妹子》中饰杨菁的文君等一批青年演员,获得了田汉表演奖。

     3、剧场比较落后,制约市场发展
    第五届湖南艺术节期间,31台新创剧目相继上演,长沙市民走进湖南大剧院、红色剧院、省花大舞台、长沙实验剧场、湖南艺术职业学院实验剧场、浏阳欧阳予倩大剧院、浏阳金阳大剧院观看了这些剧目。
    长沙的剧场看似不少,实际上大型综合性专业剧场就只有湖南大剧院一座。1998年投入使用的湖南大剧院,已经使用了17年。在湖南大剧院副总经理黄蓉看来,湖南大剧院处在市中心,随着时代发展,进出车、停车都不方便,舞台的进深、层高都不够。
    一些剧目因硬件条件要求高,来不了湖南演出。黄蓉说,湖南大剧院舞台的进深仅17米多,舞剧《沙湾往事》就因为湖南大剧院进深不够,演不了。杨丽萍的《孔雀》、《十面埋伏》都是如此。英国著名话剧《战马》因湖南大剧院不能满足舞美要求,也不得不放弃。打击乐舞《云南的响声》虽然在湖南大剧院演了,但是舞台道具一棵树因为运不进剧场,演出的呈现效果受到影响。
    由文化部组织复排,雷佳担纲主演的歌剧《白毛女》,将于11月下旬到长沙演出。因为湖南大剧院没有档期,而市区也再没有合适的剧场,最终不得不安排到浏阳金阳大剧院。
    黄蓉带领团队在江浙一带演出时,所到的地级市,全部有现代化的剧场。与之相比,湖南的差距比较大。放眼全省,目前除益阳、岳阳等市盖起了剧院外,多数市州或正在建设剧院,或者仍是空缺。在黄蓉看来,湖南文化基础设施落后,与“文化大省”的地位不相称。
    多家省直文艺院团盼了多年的剧场,迟迟没有解决方案。省直文艺院团尤其是省杂技团、省歌舞剧院、省话剧团分别成立有限责任公司后,缺乏可以售票演出的正规场地,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企业的发展和原创剧目“走出去”。
    有关人士认为,在文化基础设施的投入方面,湖南有不少欠账。剧场设施的缺乏和落后,已经制约了湖南演出市场的发展。建设标准剧场,让本土文艺院团有场地演出,让演出商有选择剧场的余地,是许多文艺家的迫切期待。

      4、群众为看戏拆了围墙,资深戏迷痴痴守望
    不可否认,近些年,传统戏曲的观众在流失。
    不过,生长于湖湘地域文化根系上的戏曲,依旧散发着独特的魅力。在经济多年高速增长后,人们的物质生活提升到一定层次,精神文化的需求开始凸显。
    群众看戏的愿望有多强烈?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心主任肖鸿斌讲过一件事。有一次,剧团去炎陵县“送戏下乡”,演出地点是一个村里的学校,因为有围墙,门太窄,流动舞台车开不进去。怎么办?当地群众听说有戏看,欢欣鼓舞,二话不说,把围墙拆了。
    第五届湖南艺术节期间,每场演出,不论下午还是晚上,场场座无虚席。这让湖南省文化厅厅长李晖也很意外。
    10月26日晚,在湖南大剧院举行的第五届湖南艺术节开幕式上,记者采访时发现,在现场最后一排,一直站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方西耕。他告诉记者,他是从小看湘剧长大的,听说演《月亮粑粑》,他和老伴早早就吃过晚饭赶来看戏。他指指坐在观众席里的老伴说:“她腰疼,只能坐着。我也有座位,但我站到这里,可以更好地看到整个全局。”这位73岁的资深戏迷,痴痴地望着舞台,一直站到演出结束。
    在这届艺术节演出的昆曲《湘妃梦》,让长沙市民萧建春十分难忘。为了看这场演出,他找遍各种门票渠道,最终在“新湖南”的读者赠票通道抢得三张票,和两位朋友一起去看。10月29日晚,尽管外面刮着冷风下着雨,但省花大舞台依然满座。他说:“我视力不好,只能用心地听,真的很不错。”
    还是那晚,当《湘妃梦》演出即将开始,剧场里已经坐得满满当当,而剧场门外还排着长队,他们没有赠票,也想早点入场看戏。因为值班的安保人员不放,双方在门口起了争执。目睹这一幕,记者心里却生起了暖意。
    有这些忠实的观众,何愁文艺不繁荣?

2015年11月湖南日报《那剧,那角,那些观众》中关于祁剧介绍

相关评论
本网站的资料全部来源于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。 粤ICP备15073124号 |